动态信息 动态信息
纳卡问题三方工作组成立,俄罗斯主导建立南高加索地区新格局 发布时间:    |   来源: 欧亚新观察微信公众号|   访问量:7  
       
俄罗斯总统普京、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本周一(11日)在莫斯科举行会谈并签署联合声明,支持建立一个旨在帮助纳卡地区重建的三方工作组(以下简称“工作组”)。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会谈是继去年11月纳卡停火协议后俄阿亚三方领导人首次坐下来共同商谈该地区的战后重建问题。虽然上述三方根据11日当天达成的协议一致同意组建副总理级别工作组,但各方却是貌合神离,尤其是阿亚双方。纳卡问题由来已久,如果不能以法律形式最终明确领土归属,那么有着“南高加索火药桶”之称的纳卡问题就难以排除再次爆发的风险。

三方工作组

我们知道,纳卡停火协议是以“战败国”亚美尼亚让渡纳卡实际控制权为基础而达成的,该协议签署后尤其是俄方维和部队进驻该地区后,阿亚双方基本履行了停火协议,从而为此次持续了45天的纳卡冲突画上了休止符,但该协议并未明确规定纳卡地位问题,而与之相关的战后重建等问题更是亟待解决。

根据克里姆林宫的消息,普京在会谈后表示,当前各方亟待解决纳卡地区停火后俄维和人员行动相关问题,明确纳卡地区分界线、解决人道主义问题、保护该地区文化遗产等。俄媒分析认为,此次会谈俄阿亚三方除了充分讨论了去年119日达成的纳卡地区停火协议的执行情况外,还广泛讨论了人道主义救助、难民、经贸及交通运输等问题,而如何解除对各自控制区的交通封锁成为关键。

根据周一达成的协定,工作组将由三方副总理牵头,负责解决恢复经贸、交通运输等问题,包括根据阿利耶夫的提议在南高加索地区建设可以连接5个国家的铁路及公路网问题。具体而言,包括连通阿塞拜疆通往土耳其的铁路(途径阿塞拜疆飞地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亚美尼亚通往俄罗斯(途径阿塞拜疆)及亚美尼亚通往伊朗(可途径阿塞拜疆)的铁路。

根据俄媒披露的信息,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将于130日前举行,而工作组的三方需要在31日前提出重建规划。俄媒分析指出,重建规划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恢复当地的交通联系并对其提供安全保障。

三方考虑有何不同

维持南高加索地区局势稳定无疑是符合俄罗斯利益的。11日会谈前,普京专门召开了安全会议商讨对策,而与会者包括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国防部长绍伊古、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里什金等负责俄外交、安全工作的要员,俄方对此次会谈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而作为“战胜国”的阿塞拜疆自然以一种咄咄逼人的胜利者姿态出现并提出了修建联通本国与其“盟友”土耳其的铁路、公路的要求。展开南高加索地图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如果要连通阿土两国,则必然要经过亚美尼亚领土,此次亲赴莫斯科,保证过境亚美尼亚的阿土交通线路安全及让阿土“连成一片”,阿利耶夫志在必得。

反观亚美尼亚,在此次会谈中的话语权其实并不多。一方面,帕希尼扬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亚美尼亚视俄罗斯为主要战略伙伴”,这也被外界解读为帕希尼扬改变亲美政策的象征;另一方面,帕希尼扬坚持称纳卡冲突尚未解决,各方无法就一些重要问题达成协议,例如交换战俘,并希望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下最终解决纳卡问题。

地区格局如何演变

2008年俄格战争开始,南高加索地区脱俄亲美的倾向逐渐显现,帕希尼扬上台后似乎也准备走格鲁吉亚的老路。相比而言,奉行平衡外交政策的阿塞拜疆反而与俄罗斯关系稳定,至少表面和睦,如果不考虑其背后的土耳其因素的话。

受历史及地缘政治的影响,俄罗斯无法漠视自身在南高加索地区利益受损。因此,从1994年纳卡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一直以“调停者”的身份出现,无论是依托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国的身份,还是依靠由自身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及欧亚经济联盟。也正是由于传统影响力及干预手段的多样性,俄方尽管在此次纳卡冲突中表面上显得有些“被动”,但事实上俄方的立场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战局的走势。俄方对纳卡冲突是有自己的底线的:一是亚美尼亚本土不遭受打击;二是土耳其不直接参战;三是美西方军事力量不趁机介入。只要上述底线不被突破,俄方将保持克制,避免被亚美尼亚裹挟,从而陷入战争泥沼。

去年12月,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国俄罗斯、美国、法国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外国雇佣兵立即撤离地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用意很明确,就是警告域外势力不要试图采用雇佣兵的形式继续对该地区施加影响力,尤其是在俄罗斯已经根据停火协议在该地区部署维和部队的情况下。可见,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这一声明与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利益诉求高度契合。

长远来看,此次三方工作组仍然是停火协议签署后围绕战后重建而成立的,最终效果暂且不论,即便能够满足各方对于交通运输安全的期待,也无法解决纳卡冲突的核心问题。俄科学院世界经济及国际关系研究所高加索问题专家穆哈诺夫认为,停火协议符合阿亚冲突的现实情况,但随着冲突双方力量恢复尤其是协议本身并未解决纳卡领土归属问题,未来该地区存在再次爆发冲突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三方工作组的成立固然是将纳卡问题向着最终解决的正确方向上迈进,但由于考量不同,31日前各方的争夺与妥协将继续上演,而纳卡问题能否最终解决仍前景不明。

(来源:欧亚新观察微信公众号;作者:刘军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