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 中亚
塔吉克斯坦下任总统热门人选,你了解多少? 发布时间:    |   来源: ia-centr.ru &丝路新观察|   访问量:5  

4月底,塔吉克斯坦出现首批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而在此两周前,国家元首埃莫马利•拉赫蒙之子鲁斯塔姆•埃莫马利成功当选塔第六届议会上院议长,这一事件发生得很及时,因为政治进程可能会在实施隔离检疫期间发生改变。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后果时,国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

随着鲁斯塔姆•埃莫马利•拉赫蒙当选塔参议院议长,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接替其父担任总统。越来越多的人说,老埃莫马利•拉赫蒙仍将在下届选举中被提名,但之后,也许在其正式任期结束前,他的长子将当选新总统。


鲁斯塔姆·埃莫马利(左)和拉赫蒙(右)。

本文试图分析鲁斯塔姆•埃莫马利的个人履历和政治履历,并评估其可能担任总统的未来前景。

有人说这种政治进程是不民主的,但家庭内部的权力过渡是地区政治文化的一部分,许多公民认为这是自然的,并给稳定和维护和平带来希望。

鲁斯塔姆•埃莫马利的第一步

小拉赫蒙的主要问题是因其父亲的身份,受到过高的期望值。不论现任塔总统的功绩如何,他在内战期间领导国家、稳定局势,表现出了非凡的政治才能。而鲁斯塔姆•拉赫蒙则完全不急于领导国家,回避宣传,对政治没有明显的兴趣,这让很多人没有把他视为真正的选手。

同时,也不能完全忽视鲁斯塔姆•拉赫蒙作为政治家和管理者的经验。他第一个重要的独立项目是“伊提洛尔”(Istiklol)足球俱乐部,小拉赫蒙长期担任该俱乐部主席和副主席。在其领导下,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一群同龄人创建的学生俱乐部逐渐发展为大型国际俱乐部,并成功参加亚足联杯。

2010年起,鲁斯塔姆•埃莫马利进入塔足球协会领导层,在此期间,国家队开始在地区锦标赛中频繁得奖。20194月,他当选中亚足球协会主席。鉴于该协会的核心国是伊朗(自2016年起与塔发生冲突),这个成绩非同小可。

毫无疑问,鲁斯塔姆在足球专员生涯中的成功得益于与父亲的接触,以及为俱乐部和塔足协的发展集资的可能性。但这也是任何一个国家体育官员的任务。鲁斯塔姆必须成为国家领导和多层体育专家之间的媒介,筹集资金,分配最成功的计划和项目。

政治生涯

大约从2006年起,鲁斯塔姆•拉赫蒙成为一名公务员。他曾在经济部、海关总署、反腐败局工作,并担任数年杜尚别市长。在鲁斯塔姆•埃莫马利的传记中,有关前三个职位的公开成就并不多。据消息人士透露,他在海关总署和反腐败局的职务更像是本届政府利益的监督者和维护者。

在反腐败局任职时,小拉赫蒙也明显参与了政治清洗活动。90多名工作人员在他接任局长职位后被解职,且大多是由于行贿受贿。此外,还逮捕了至少20人,没收了数百万的贵重物品。据称,调查还涉及到被捕者的上级联系人,甚至是很快被鲁斯塔姆•埃莫马利本人所取代的杜尚别市长马赫马德萨义德•乌拜杜洛耶夫。

在杜尚别政府工作期间,鲁斯塔姆自己的团队出现了严重问题。2017年任命的7名政府班子成员中,有5名是上世纪6070年代由老拉赫蒙亲自任命的国家级政府单位员工。然而,在接下来一年内,有两人离开了团队,2017年,鲁斯塔姆•埃莫马利宣布公开竞聘30名中层管理人员。但他们的命运、能力以及与新老板的关系均不详。

在其担任市长期间,杜尚别市实施了一系列新政,如大规模的住房和院落改造、儿童游乐园建设活动;购置了一批新公交车,推出公交车乘车卡,加强对公共交通的控制;对市区进行节假日装饰,增加群众性活动的数量,组织多种中小学生比赛……不过很难确定哪些是市长本人提出的,哪些是其团队提出的。

其反腐成绩同样出彩。鲁斯塔姆•拉赫蒙曾多次向反腐机关和国家审计院申请检查市级单位工作。结果,国企“经济适用房”管理层盗用储户资金、阻挠房屋建设,成为备受瞩目的案件。新一届市政府班子不仅成功完成了拖期工程,而且实现了对违法官员的审判并没收其财产。“父辈”班子中主管交通的副市长赛义佐达•塔盖的辞职以及其他一些调整也与腐败有关。

总的来说,在两个岗位中屡屡出现的大规模反腐清理,可以称得上是小拉赫蒙的名片。此外,他对青年政策也有明显的兴趣。在整个管理过程中,他至少没有干涉团队解决既定任务,而这对于一部分领导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个人品质

关于鲁斯塔姆•拉赫蒙的负面传闻也很多,但大部分消息都经不起最简单的查证。他纯中立的“男式”爱好众所周知:足球、汽车和武器。有消息称,他甚至在国家特警部队射击场就职过一段时间,并在此期间结识了一些内务部官员。

在正规教育方面,鲁斯塔姆表现得很一般。无论如何,他一年内就从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退学,在塔吉克斯坦国立大学和内务部学院的成绩也不可信。一些熟人认为,小拉赫蒙不喜欢“书本上的”知识。实际上,总统家族的很多成员皆是如此,总统本人也是出自农民家庭。

官方认为,鲁斯塔姆•埃莫马利至少会三门外语,但大多是日常用语水平。

有证据表明,二十一世纪10年代前半期,鲁斯塔姆•埃莫马利曾出现在“亲沙特”和“亲萨拉菲”的圈子里,甚至与后来加入恐怖组织的古尔穆罗德•哈利莫夫有来往。不过,他本人并未效仿任何宗教激进主义。总的来说,在其领导杜尚别时期,当局开始在新年(欧洲普遍庆祝的跨年节日,非穆斯林新年)开展更多活动,其中包括具有传统基督教文化性质的庆祝活动。

亲信

鲁斯塔姆•拉赫蒙的亲信大多在内务部就职。例如,他最亲密的朋友绍赫鲁赫•赛义佐德是国家内务部刑事调查局负责人。有消息称,他与很多内务部高官有联系,包括部长拉马索恩•拉希姆佐达。很难说小拉赫蒙是喜欢强力部队,还是在实施组建“班子”的长期计划。

有前景吗?

尽管许多人对鲁斯塔姆•拉赫蒙作为政治家存有偏见,但他很可能会成为总统,尽管他可能更愿意躲避这种命运,如果不是因为放弃权利会给家庭和政治制度带来风险。

在塔足协和杜尚别市政府工作的经验表明,至少在组建或继承管理团队期间,由小拉赫蒙领导的制度将延续其正常工作并略有发展。如果他对工作真的很感兴趣,那么效率可以大大提高。其对非常规或大规模挑战的反应能力令人质疑,但这方面的问题不仅在于继任者的个人能力,还在于国家机关的通病。

鲁斯塔姆的政治团队尚未完全形成,但老拉赫蒙必将出一份力,上层权贵将其视为“合法”继承人也会对此有所帮助。塔政治传统要求总统定期公开露面,这与小拉赫蒙的喜好和意愿背道而驰。但政治分析师团队的最基本工作就可以纠正这种情况。

显然,鲁斯塔姆•埃莫马利领会了几种政治思维定势。他更喜欢下属在公式化规则框架下的工作。他不能容忍腐败,非常重视强力部门。在莫斯科学习期间,他还对电子管控系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非常推崇“破窗效应”。

总的来说,小拉赫蒙树立的真实形象有一定责任感,并试图理解国内社会的真正需求。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