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金融 经济金融
年终专稿|2020年疫情下中亚经济盘点 发布时间:    |   来源: 丝路新观察|   访问量:9  
2020年是极不平静的一年,疫情大流行、世界大变局、中美大博弈交织,这些都对中亚经济和对外合作产生不同程度影响。当然,影响最大最直接的是新冠疫情,而“抗疫”也成为各国2020年经济政策的主线。

 

总体不佳

不乏亮点

主要经济指标“不太好看”。疫情使全球需求不振,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各种隔离措施使生产和服务提供能力下降。在国内国外人流、物流、资金流同步放缓的背景下,主要经济指标的表现不佳是必然的。具体看:

 

01

经济增速大幅回落

 
 
 

据世界银行11月发布的“地区经济展望”预测,2020年中亚国家经济整体降幅为1.7%,相较于2019年整体增长4.9%出现明显回调。但最值得关注的是,政局不稳的吉尔吉斯斯坦才是最大的输家,频繁的内部斗争和政府更迭,使国家不能聚焦经济发展,抗风险能力最弱。

02

财政情况普遍恶化

 
 
 

因抗击疫情,各国预算支持均明显增加。哈萨克斯坦预计收入为11.8万亿坚戈,支出为14.3万亿坚戈,因抗击疫情比预期增加1.4万亿坚戈,财政赤字占GDP的3.5%,而早期预算只占GDP的2.1%。乌兹别克斯坦预算赤字将升至32.2万亿苏姆,而最初预计为3.4万亿,主要原因是支出比预期的增加了25亿苏姆。塔吉克斯坦预算赤字比预计的增加了9倍,达到31亿索莫尼。

03

货币普遍出现贬值

 
 
 

哈萨克斯坦货币贬值幅度较大,且受到国际油价影响,波动非常剧烈,年初为382坚戈兑1美元,4月随着国际油价暴跌,坚戈大幅贬值,一度达到447:1。随着油价回升也有所回调,至12月中旬约为420:1。其他国家的汇率走势与坚戈大体类似,只是波动较小。

04

失业率升高

 
 
 

疫情导致经济活动下降,失业率明显上升。哈萨克斯坦失业率为5%,失业人口45.4万人,总共约100万人未实现有效就业。乌兹别克斯坦一季度失业人口139.9万,二季度迅速飙升到200万,失业率升至15%。

05

外债明显增加

 
 
 

疫情使得各国需要借债来保民生、促发展,因此外债增长在所难免,而增长最快、风险最高的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至8月底,吉国家外债总额41.8亿美元,占GDP的56.25%,远超出原来确定的36%“红线”。至7月初,塔外债总额36.91亿美元,约占GDP的45.6%。鉴于塔拟在未来3年借贷10亿美元,届时外债会大幅飙升。至9月底,哈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为29.2%,预计2021年、2022年将分别升至30.3%和30.5%。

 

两大利好消息。虽然经济表现远逊色去年,但并非一片黯淡,仍有亮点。

 

01

跨国侨汇收入好于预期

 
 
 

虽然受隔离措施和油价下跌影响,俄罗斯经济惨淡,但可喜的是,俄建筑业受影响最小,仅仅下降0.8%,且率先复苏。而相当一部分中亚劳工在俄从事建筑业。因此,侨汇对各国经济影响没有预期的大。1-9月,乌跨境汇款收入42.88亿美元。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情况类似。预计全年侨汇收入降幅在10%以内,比最初预计下降30%要好得多。

02

农业和建筑业逆势增长

 
 
 

疫情并未影响农业生产,为保证食品供应,控制通胀,各国加大了对农业的投入。1-11月,哈对农业和食品加工业投资增长15%,农业产值增长5.3%。吉尔吉斯斯坦农业增长0.9%。塔吉克斯坦农业实现超高速增长,8.1%。另外,建筑业、通讯服务是另外两个逆势增长的行业。

 

出台措施

谋划未来

为确保经济和社会稳定,减轻疫情冲击,各国出台了不同规模的反危机举措,重点是保民生、保就业、促生产。在反危机、谋发展方面,哈萨克斯坦可以称为“表率”。 

 
乌兹别克斯坦是最早推出了反危机措施的国家,3月19日乌总统就签署了总统令,宣布成立10万亿苏姆的反危机基金,同时成立反危机委员会;哈萨克斯坦则是反危机措施规模更大,谋划最远的国家。3月23日,哈出台了4.4万亿坚戈反危机计划,5月20日,又推出“恢复经济增长的综合计划”。根据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部年终盘点,最终反危机和促增长的资金总规模达到5.9万亿坚戈,所采取的措施总体可分为五大方面。这期间,有超过460万人获得收入补贴,100万人获得食品及生活用品套装。
 
反危机措施是暂时的,谋划未来发展才是根本。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提出要把疫情变成“机会之窗”。托卡耶夫总统为此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各国都根据各种的资源禀赋制订了发展战略。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仍按照原来的战略和节奏前进。但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作为地区大国,明显是“先知先觉”的,率先将数字经济列为未来的经济重心。
 
哈萨克斯坦早在2017年12月就通过了《数字哈萨克斯坦》国家规划。2020年根据新的现实需要和认识,哈政府又通过了新版的国家规划,将原来的5个优先方向扩大到10个,包括:建立“工业4.0”等。目前哈已着手在努尔苏丹、阿拉木图、奇姆肯特和阿特劳四地各建设一座超级数据中心。
 
另一中亚大国乌兹别克斯坦也对数字经济的重要性认识越来越清醒,明显加快数字化步伐。将2020年定为“科教和数字经济发展年”,通过了多个数字化发展文件,包括《关于落实“科学、教育和数字经济年”行动战略的国家规划》等,并提出了“数字乌兹别克斯坦2030战略”。虽然尚不清楚具体内容,哈乌两国在数字经济上能取得多大的成就,但显然两国不想“掉队”,也不能“掉队”。
 

强化合作

重在行动

经贸合作受冲击较大,但中哈合作的韧性凸显。1-11月,中哈贸易额199.6亿美元,逆势增长1%,对哈出口下降5.7%,但自哈进口77亿美元,大幅增长10.2%。除中哈贸易外,中国与其他各国的表现均差于中国整体外贸情况。其中,中吉贸易大幅下降51.8%。但中国在各国外贸中的地位变化不大,中国仍是乌第一大贸易伙伴,占乌外贸的17.4%。中国是哈第二大贸易伙伴,占哈对外贸易的18%,仅次于俄罗斯。 

 
举行首次“中亚+中国”外长会晤,助推经贸投资合作。中亚国家与美、欧、日、印都有“C5+1”对话机制。今年7月,中国+中亚首次举行外长会议,并发表了联合声明,就抗疫和经济发展达成建立双方人员“快捷通道”和货物运输“绿色通道”等一系列共识。中方将扩大中亚国家优质、绿色农产品进口规模。这是首次中国与中亚国家开展集体对话,也为中国与中亚地区合作增添了一个新的平台。
 
疫情常态化下双边合作项目率先复产复工。截止9月,已有近2000名中方专家应邀回到中亚国家参与复工复产。在王毅国务委员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中哈双方又宣布启动“复工复产首批千名专家计划”。尽管中乌之间出现熔断情况,但航班已逐渐恢复。一些项目在疫情下逐渐启动。
 
中欧班列逆势增长,欧亚大动脉成为生命线。在航空、公路等都按下暂停键后,中欧班列成为地区物流的大动脉。截止11月5日,2020年中欧班列开行10180列,超过去年的总和,同比增长54%。期间,共运送医疗物资近800万件,总计6万多吨,成为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中亚经济

前景展望

明年是各国独立30周年,进入而立之年的中亚国家发展道路正在加速分化。哈、乌正通过制度建设,不断拓展新的发展空间。

 
托卡耶夫要在首任总统建立的丰功伟绩之上,建设“托卡耶夫经济模式”;而乌兹别克斯坦要走出“米尔济约耶夫改革之路”,二者都雄心勃勃。
 
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都面临政权交接问题,因此稳定重于发展,未来将沿着依托本国资源禀赋,发展深加工的路线前进。
 
吉尔吉斯斯坦在各种经济指标中都表现最差,再次证明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吉明年将举行总统和议会大选,政府又将重组,政策连续性存疑,国家发展道路问题仍是最优先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疫情虽然重创中亚经济,但中亚地区的总体表现好于全球平均水平。多家国际金融机构的预测,中亚地区明年将出现3%以上的“报复性”增长。
 
从外部环境看,中国经济韧性强,率先复苏,据《中国经济简报》,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达7.9%,中亚作为邻国有“近水楼台”优势,必将率先受益。
 
而俄罗斯在一系列刺激政策下,明年预测增长2.5%。两大邻国经济增长,意味着中亚的外部需求改善。
 
相对乐观的同时,也要看到几个不确定性:
 

01

 

虽然疫苗上市步伐加快,但病毒变异也同时出现,疫情能否因疫苗出现就戛然而止,令人怀疑。因此,恢复性增长的前提条件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02

 

各国疫苗接种、复产复工是不同步的,这种不同步性使得区域合作被“放慢拉长”,旅游等产业仍面临困难。

03

 

疫情中断了重大项目的论证、实地考察,影响未来的投资,必会出现投资“空档期”。

04

 

为抗击疫情,不少国家的财政透支,赤字和债务增加,“体力透支”的国家若无外部援助,很难实现经济持续快速发展。

 

疫情影响中国与中亚的经贸、投资合作,但同时也有积极的一面。疫情加速全球产业链布局周边化,对中亚国家而言意味着有更多的产业转移机会。
 
中国拥有尽人皆知的庞大国内消费市场,目前中亚国家在中国庞大市场“分一杯羹”的能力还太弱。如尽管2020年哈萨克斯坦对华农产品出口将达到创纪录的2.8亿美元,但如果与中国年进口农产品1380亿美元相比,仍只占极小一部分,可以挖掘的合作空间巨大。
 
疫情使新经济业态优势凸显,双方在跨境运输、数字经济、电子商务等新领域合作的潜力巨大。虽然中亚各国都在谋求合作伙伴多元化,但在疫情肆虐下中国企业顶疫前行,再次证明真正能给地区带来发展的是中国。
 
中国要有自信,中亚会有自知。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