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能源 交通能源
吉尔吉斯斯坦煤都能否迎来“第二春”? 中国煤老板博弈吉国市场 发布时间:    |   来源: 丝路新观察|   访问量:71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海外寻矿的热潮,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带着“淘金梦”赴吉尔吉斯斯坦淘金。

2017 年下半年开始, 陆续到吉尔吉斯斯坦南部投资煤矿的中国 “煤老板” 有56家。然而一年过去,煤炭业的各种市场力量在充满悬念中不断冲突和博弈,失败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奥什州中国工人在煤矿现场测量。资料图片

上世纪60年代苏联时期的 “煤都”

在吉尔吉斯斯坦南方的费尔干纳盆地, 曾经是上世纪60年代苏联时期的 “煤都” 。吉国独立前的煤炭年产量约为290-360万吨, 占当时国有煤矿主导地位。 苏联解体后该区域煤炭产量急剧下滑,每年约开采30-50万吨, 2007年降至35. 32 万吨。

煤炭工业是吉国国民经济中的工业支柱之一,煤炭开采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90年代, 当时地矿专家对吉国北部纳伦州和南部费尔干纳盆地周边的煤区进行了勘查, 并得出详细数据。

吉尔吉斯斯坦政府2013-2017年可持续发展战略表明, 煤炭工业作为优先发展产业,所有煤矿企业都在自费开发并寻求外来投资。然而当地投资者对煤炭行业的开采没有太大兴趣,拥有矿权的当地老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资金、安全、 技术等因素困扰着该行业前行的脚步。

近年来,随着一轮又一轮中国煤老板的进入,似乎这个行业又将掀起阵阵涟漪。20179月下旬, 从中国来了两波投资商, 分别斥资在奥什州阿莱区、奥什乌兹根区等地开发投资。

一年过去后,他们的投资并不顺畅,两家企业皆因资金短缺而被迫停产,其余几家采煤企业也在艰难维持。

眼下,令煤炭大佬们担忧的,不仅是煤什么时候能挖掘出来,还有煤一旦开采出来后,将何去何从,以及在吉国面临的运输问题。


奥什州中国人投资煤矿建设场面。

投资者遭遇诸多障碍  需理性投资

吉尔吉斯斯坦民族联合会副会长杨保国说,过去 10 年, 仅奥什投资煤矿的企业就不下15 家。 但因各种客观因素, 中国商人在奥什煤矿领域投资前景不容乐观。

奥什经营餐饮文化的李彪(化名) 讲述了三年前他经历过的故事: 2016 年,一位内蒙古的王姓老板来这里投资煤矿,刚来时一身气派, 花销洒脱。但投资煤矿失败后,最后因为拖欠工人工资被打掉了牙齿。

一位陕西的老板张月 (化名)说, 2016 年他拿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卖掉了房子, 筹集资金来奥什承包了一家煤矿前期的土方工程。 仅一年时间, 所有支出已超出百万元人民币,但甲方以没挖出煤为由拒绝付他工程款,并玩起了失踪。张月讨要半年无果,最后连家也不敢回,只能靠中国老乡救助生活。

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在吉国投资煤矿失败的原因有 三 点 :投资商大多数都是 “矿盲 ” , 容易被巨大的矿产资源的市场潜力所诱惑;资金规模小,后续资金不到位;忽略中吉两国的文化差异。

业内人士说,大多数煤矿投资者对吉国实施工程建设的法律环境、 市场条件等了解不够全面,在施工中遭遇诸多障碍。

杨保国说,这类问题不仅仅是煤矿企业遇到的问题,在吉国的其他投资行 业也存在此类问题。

“在吉国投资, 需尊重国际矿业投资规则,注重反哺当地社区。 只有这样, 这一路才能走得顺畅。”


煤矿运煤车。

学会 “三步曲” 抱团取暖

如何将煤炭销售出去?这是在吉煤企普遍关注的话题。从奥什运往中国喀什海关没有铁路运输,只有靠汽车运输,成本会增加。

据悉, 从吉国的阿莱区到中国的喀什有400 多公里,巴特肯州、乌兹根区到喀什需要600 公里。 看似不远的距离, 但因为运输和通关问题, 让这条捷径充满变数。


奥什市乌孜根区某煤矿, 工人去施工现场。

吉国矿产资源丰富,而且正处在开发初期阶段,潜力巨大。过去几年,吉国政府通过修改 《矿产法》和《外国投资法》,加快了矿业企业改革,并制定了一系列引资政策,使其矿业投资环境有了较大的改善,从而吸引了众多国际矿业投资。

随着全球矿产价格上升 ,吉国矿产勘查开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也带来了很多不可预料的风险。为确保企业资产安全,专家建议中国企业应该学会以下“三步曲” 。

第一、要获得准确的投资信息; 第二、要了解合作方的详细信息; 第三、 按吉国法律进行严格规范操作,学会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此外,专家还建议,在吉国的煤炭企业要抱团取暖,团结起来做到信息资源共享,互利共赢。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