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能源 交通能源
能源分配问题,对中亚各国来说是一个政治选题 发布时间:    |   来源: 塔国卫星网|   访问量:30  

塔吉克斯坦山区降雨量少,导致水力发电量减少。这反过来又对国家经济及其在中亚地区的政治地位造成影响。

无论如何,塔吉克斯坦都需要其他的能源开采方式。那么问题在于:如果水电出现问题,塔吉克斯坦还能选择哪些能源生产方式?鉴于国家预算和自然条件,哪一种更有利可图、更快捷?塔国卫星网就此向俄罗斯相关专家提出疑问。

PART1

塔吉克斯坦的能源潜力

目前,塔吉克斯坦的能源系统由两部分组成:各自独立运行的西部和东部系统,主要来源是水力发电,除13个正在运行的水力发电站外,罗贡水电站正在施工,舒罗布水电站正在设计阶段。得益于这些资源,塔吉克斯坦向邻国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富汗出口电力。罗贡水电站全面投产后,也可向巴基斯坦出售电力。

燃料能源对塔吉克斯坦来说仅次于水电,国内有三家火力发电厂。此外,塔吉克斯坦还有数十家经营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水能的企业。该国北部和西南部生产大量的胶质石油。用这种石油生产的沥青,也适合作为锅炉燃料。

PART2

水库带来的问题影响到国际政策

然而,塔吉克斯坦近期一直面临着水电问题,这对居民生活条件、国家财政、经济以及与邻国的政治关系都有影响。在该国主要的电力生产地瓦赫什梯级水电站,水资源已大大减少。事实上,瓦赫什河和喷赤河是由积雪和冰川提供水源的,其径流取决于冰川数量和山区积雪。没有降水,冰川中的水储量就会减少。

政府已经通知,去年冬天山区降雪过少,并呼吁民众合理用电。但随后,努列克水库的水位部分恢复,当局也没有对电力供应进行限制。然而,供电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因为季节性缺水在塔吉克斯坦是常规现象。同样,由于气候干扰,塔吉克斯坦不得不停止向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富汗的供电。

政治学家、俄罗斯现代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德米特里•索洛尼科夫说:“在中亚,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政治问题。该地区水资源竞争非常激烈。一个干涸的咸海算什么!建水坝,灌溉……所有这些目标都被政治化,因为它们触及所有中亚国家的经济。”

这种情况可以与另一块大陆进行类比:尼罗河上的巨型水坝影响到埃及和苏丹的利益。中亚地区的水电开发也是如此,它一直被讨论,而每个国家都在维护自己的利益。

河流发源地国家的目标与河流流经地国家的目标直接冲突。如果说前者是对发电感兴趣,那么后者则是需要灌溉。

“合作伙伴之间的不一致导致乌兹别克斯坦大片地区经常被淹。我自己有时不得不在塔什干和撒马尔罕之间绕一个大圈,因为主干道被淹。”俄罗斯伊斯兰学家、圣彼得堡伊斯兰文化博物馆馆长埃菲姆•列兹万说。

据他介绍,中亚能源领域的这种情况是在苏联解体后出现的。在此之前,中亚各共和国实行统一管理,兼顾各方利益。

“现在这些利益直接对立,达成一致相当困难。我认为,塔吉克斯坦不会放弃建设罗贡水电站和瓦赫什梯级水电站。毕竟,这些项目对塔来说是民族策略。最多是改变影响水库容积的高度。”列兹万说。

PART3

替代办法、障碍和联盟

作为一种替代办法,塔吉克斯坦可以考虑向其他类型的能源过渡,从而不依赖水电资源。

火电

最简单的办法是热电厂。据塔吉克斯坦外交部数据,塔煤炭储量估计为45亿吨。有160多家煤炭相关企业,煤炭总产量达90万吨/年。各地州一吨本地煤的价格在8001200索莫尼之间(取决于距离、产地和运输目的地)。

但问题是,许多“黑金”矿床位于塔吉克斯坦交通不便的山区,例如舒拉布煤田、济迪煤田、纳扎莱诺克煤田等。而从积极使用热电厂发电的中国进口煤炭则需要大量融资。

核电

下一个办法是核电:把中亚打造成核地区,建设核电站。核燃料的出口可以成为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在苏联时期,塔吉克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就是铀矿石开采和铀精矿生产的大型中心。从其他苏联共和国运来的矿石在这里被再加工。

但在多年的开采过程中,北方矿区的铀储量已经消耗殆尽。到80年代,塔吉克斯坦的铀矿开采和加工正式落幕,只剩下铀生产废料的储存设施。苏联解体后,这些仓储设施处境凄惨,甚至无人看管。

据各种数据显示,塔吉克斯坦境内的铀储量占世界储量的13%,当前核工业停滞不前实在令人遗憾。而在南部偏远山区,也没有应有的基础设施和技术来开发新的铀矿床。问题也随之而来:由谁来开发?

“这会是谁的反应堆:俄罗斯、日本,还是法国?会有怎样的竞争?这在财务方面成本非常高。”索洛尼科夫指出。

还有一些形式上的障碍:塔吉克斯坦法律禁止外国公司参与铀矿床开发。早在2008年,俄罗斯和中国的核电企业就提出要开始开采铀矿,甚至在塔建设多个核电站。但至今未能达成合作。

太阳能

太阳能是最昂贵的方式,适合有大量投资、闲置资源的富裕国家。塔吉克斯坦的气候本身就有利于使用太阳能。据外交部数据,这里平均每年有280-330天的日照时间,山麓地区太阳总辐射强度为每平方米280-925兆焦耳,山区为每平方米360-1120兆焦耳。

据外交部估计,塔吉克斯坦全年太阳能潜力约为每小时250亿千瓦,但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利用。鉴于居民家庭收入水平,民众对太阳能的需求只能收回资本投资的10%-20%

2019年,政府机构代表与中国企业讨论了在具有旅游潜力的地区(沙赫里纳夫、瓦罕走廊、七湖等)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方案。但生产太阳能电池板所需的硅可能也会遇到困难。

一方面,塔吉克斯坦有机会独立生产硅,因为本身就有原料——早在苏联时期就在万吉和亚兹古里亚姆开发的水晶矿床。另一方面,硅电解需要大量的能量。如果罗贡水电站投入运行,这个问题就有机会得到解决。

人工水库

还有一种办法是在瓦赫什河上游和其他河流(特别是喷赤河)上建造几座带涵洞的大型水库。除了保存能源潜力,山区的人工水库还可以保护该地区的生态环境,保证水循环。

“但除了资金,还有政治背景:周边国家对修建水库有什么反应?答案显然是消极的,因为修建水库必定会截取流向其他国家的水资源。”索洛尼科夫说。

电力循环

塔吉克斯坦加入中亚统一能源圈,可以为全国“充电”。该项目的本质是电力循环:一旦某一地区电力过剩,就会被运输到有需求的地方。这比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更为有利。

“电力循环在不同时区运输很有帮助。但塔吉克斯坦所有城市的生活周期都大致相同,工业生产也是如此。因此不会出现资源平均消耗的情况。如果想与邻国合作进行循环计划,至少需要出现电力过剩的情况。而这在塔吉克斯坦并不存在。其结果就不是循环,而是带着雅称的销售——有计划、有预谋的供应。也可以称为海外购电项目。”德米特里•索洛尼科夫说。

PART4

选择的痛苦

总而言之,塔吉克斯坦几乎没有其他选择。考虑到预算问题,即使有自然条件也很难引进其他类型的能源。两位专家均认为,对塔吉克斯坦来说,熬过季节性水资源减少、不改变能源行业,可能是比较理性的做法。

埃菲姆•列兹万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全球性办法是恢复苏联时期基于妥协的合作制度,即各方都不再只计较自己的利益。

“单方面行事可能导致战争,因为水和能源对中亚国家意义重大。我们如今已目睹苏联的巨大遗产是如何被滥用。当然,苏联以前的工作也并不出色——同样以咸海为例。但当时并没有出现像今天这样的能源纠纷。因此,尽管存在种种利益上的分歧,但中亚各国迟早会走向契约形式。归根结底,乌兹别克斯坦同样对电力传输感兴趣——罗贡水电站投产,乌兹别克斯坦也将获得额外收入来源。中亚国家注定要找到一个妥协方案。”列兹万总结道。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