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评论 深度评论
中亚劳务移民面临困境,会否加剧极端主义滋生? 发布时间:    |   来源: ritmeurasia.org、亚洲之声、哈通社、kaktus、24.kg、乌国卫生部官网&丝路新观察|   访问量:8  


 

最新统计

哈萨克斯坦据哈萨克斯坦新冠肺炎疫情官方信息综合发布平台最新消息,截至发稿,该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达4922人,其中治愈出院人数1631人,死亡31人。

确诊病例分布情况如下:努尔苏丹市1003例,阿拉木图市1559例,奇姆肯特市226例,阿克莫拉州106例,阿克托别州172例,阿拉木图州182例,阿特劳州290例,东哈州43例,江布尔州177例,西哈州218例,卡拉干达州186例,科斯塔内州61例,克孜勒奥尔达州226例,曼吉斯套州113例,巴甫洛达尔州154例,北哈州34例,图尔克斯坦州172例。

吉尔吉斯斯坦过去24小时,吉尔吉斯斯坦新增2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8例治愈病例。截至当地时间910时,该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31例,治愈出院病例658例,死亡病例12例。

确诊病例分布如下:比什凯克市264例,楚河州85例,伊塞克湖州10例,纳伦州126例,奥什州175例,奥什市113例,巴特肯州19例,贾拉拉巴德州139例。

乌兹别克斯坦据乌国卫生部统计数据,截至发稿,乌兹别克斯坦累计确诊病例2336例,累计治愈病例1775例,累计死亡病例10例。

塔吉克斯坦据塔卫生部消息,截至58日,塔吉克斯坦新增61例病例,累计确诊病例为522例,新增死亡病例2例,累计死亡病例14例。

确诊病例分布如下:223例来自杜尚别,139例来自索格特州,中央直属区83例,哈特隆州59例,戈尔诺-巴达赫尚州18例。

俄罗斯有数百万来自中亚的劳务移民,隔离期间,其中大部分人失业。在他们之中涌现出犯罪行为和激进主义增长的威胁。

劳务移民对俄罗斯经济中的建筑和其他行业非常重要。即使是在莫斯科近郊紧急建设传染病医院期间,也有8000名吉尔吉斯斯坦工人参与施工。但这并没有消除因疫情被揭露的、俄联邦在民族宗教领域政策中最紧迫的问题之一——移民的经济和精神状况。这种问题可能由于移民中犯罪行为的增加和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持续影响加剧。

俄罗斯国家战略研究所专家、宗教学家赖斯苏莱曼诺夫在接受ritmeurasia.org网站采访时,讲述了过去一个半月以来在俄移民发生了什么,他们将面临什么。

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数百万在俄中亚劳务移民处于财务困境。这些困难在多大程度上会激化失业者?

答:强制隔离、许多雇佣中亚劳务移民的工业、贸易、公共饮食和建筑设施停工,导致人们失去赖以为生的手段。这种情况也对俄罗斯人造成了打击:失业率上涨、积蓄花光、绝望情绪增长、犯罪数量明显增加。

移民中的犯罪情绪更为明显。的确,如果说俄联邦公民有望获得国家援助,且政府采取了某些措施向失业者伸出援手(尽管这种帮助并不是很够),但移民甚至不能奢望。

ritmeurasia.org此前报道,乌兹别克斯坦同胞同乡会主席乌斯曼巴拉托夫早在三月份就曾预测,在劳务移民中会出现社会暴乱,他认为,这可能与冠状病毒引发的问题有关。

在俄失业劳务移民无法合法获得帮助,因为俄罗斯人始终是优先项。一般而言,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优先照顾自己人。因此,一旦移民失业、无法依靠国籍所属国家提供的支持,他们往往就会走上犯罪的道路。目前已出现移民以抢劫为目的袭击当地居民的危险案例。

俄罗斯人不断增长的恐惧提出了修改政府移民政策的问题。但政府并不是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大规模强制遣返移民的计划取决于实施其所需的巨额财务费用。数百万在俄劳务移民数量的事实使情况更加恶化。短期内实现这一点很困难。因此,移民滞留在俄罗斯,除了冠状病毒大流行,在他们之中很可能出现犯罪行为大流行。局势陷入僵局,但必须加以解决。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呼吁修改经济政策:复工后优先考虑解决俄罗斯人不可避免的失业问题,而不是移民。过去二十年来,移民在经济中占据大量位置,而这本应属于俄罗斯人。这涉及到移民在从业者中占大头的贸易、建筑、餐饮行业。

问题在于,政府是否会这样做。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俄罗斯的移民问题如今看起来比以前更加严重。

应该理解,随着在俄移民面临的大规模失业,其周围环境中的疫情规模仍然不清楚:确诊移民是否被列入患者总计数据,他们是否遵守卫生措施,是否遵循自我隔离制度?

俄联邦当局是否在物质上帮助劳务移民?

答:到目前为止,唯一做的是提供了在没有许可文件和未经登记的情况下合法持有过期劳动卡几个月的机会:持过期劳动卡不罚款。315日至615日期间不算非法逗留。当然,如果劳动卡和登记在315日之前就已过期失效,那么615日之后,持有人将面临制裁。但在这段时间内,这些文件的有效期以及它们给移民的地位被冻结了。

自我隔离制度结束后,中亚劳务移民是否将大量离开俄罗斯?

答:不会。他们在中亚国家的故乡找不到工作:事实上,这就是他们被迫来俄罗斯工作的原因。

在您看来,中亚国家经济下滑和大量失业,会导致该地区不稳定并助长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态度吗?

答:中亚各国当局正试图严格管控宗教领域,更加密切地监视国内动向。尽管这看起来似乎很奇怪,但解决中亚国家宗教激进主义的方法之一,即劳务移民中的原教旨主义者前往俄罗斯,以及最具思想倾向的激进分子经土耳其流向叙利亚。

但在当前国际空中交通急剧减少的情况下,这种迁移不可避免地减少。民众自由流动的条件受到限制。留在中亚国家的伊斯兰主义者如果开始活动,将面临严厉制裁措施。当局在这方面毫不客气:预防性镇压和更具惩罚性地镇压。

因此,不应假定激进伊斯兰主义者将因为疫情试图在中亚地区搞破坏。任何类似尝试都会被镇压。即使假设有这种可能,任何类似表现都将被制止。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关闭清真寺、停止其中的群众性礼拜,是否以某种方式影响移民开始在较小程度上引起原教旨主义者的注意?

答:事实上,近十年的实践表明,在移民中招募和吸引新成员进入激进组织的活动很少直接在清真寺进行。煽动和宣传的主要渠道是通过互联网和私人住房。

我也说过,通过社交网络和即时通讯程序传教实际更容易。因此,认为现有清真寺与激进分子的煽动之间存在某种直接联系是错误的。毕竟,近年来,原教旨主义者一直试图不在公共场所这样做。

您总体上如何评估今年伊斯兰国和其他被禁团体对俄罗斯的穆斯林移民以及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居民影响的危险?

答:安全部队于4月底在叶卡捷琳堡清理一批武装激进分子的事件,表明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仍然存在。而目前唯一有效的对抗方法仍是对这种现象进行强力反应。

应该明白,大部分在21世纪初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激进分子要么死亡,要么已经无法回头。现在,伊斯兰国的动员潜力已大幅降低:它不再像5年前那样强大。伊斯兰国的唯一盘算是,说服其支持者不要来中东,而是在自己的国家采取行动。但在此期间,存在类似威胁的所有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安全部队,都获得了制止此类企图的经验。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