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评论 深度评论
七问七答:吉尔吉斯斯坦如何困境逆袭 发布时间:    |   来源: 吉尔吉斯斯坦新观察|   访问量:36  


新冠肺炎疫情展示了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程度。现在是时候从依赖走向互惠互利。记者与吉尔吉斯斯坦国立农业大学教授努鲁丁•卡拉巴耶夫就这一话题展开对话。

冠状病毒的普遍危险并没有影响到大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和热点地区局势。您对经济形势有什么看法?

答:很明显,在多国肆虐的病毒引发了经济衰退。世界各国已开始担心全球化进程的严重偏差,担心现有的世界秩序发生变化,全球大国的特权阶层正在采取紧急措施,克服疫情带来的危机。如果提到吉尔吉斯斯坦,那么,多年来与服务和消费领域相关、由移民侨汇供养的经济体系的所有扭曲现象都被清楚地暴露出来。疫情背景下,我们在食品和生物(药品)安全,以及在发生紧急危机时补充经济安全缓冲方面,变得十分脆弱。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哪些措施?

答:我认为,我们有机会利用自己独特的地缘政治地位,成为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之间的桥梁,同时特别注意吸引边境邻国、新世界经济领袖——中国的巨大经济潜力。通过制定灵活、具有前瞻性的经济政策来追求自身利益,我们就可以为自己的生产和科学发展获得可观红利。

这项新政策应包括哪些内容?

答:首先,尽管对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做出了乐观预测,但吉尔吉斯斯坦在该联盟贸易额中的占比仍然很低:0.5%(出口0.4%,进口0.7%),人均GDP在联盟成员国中仍属最低。因此,我们必须目的明确,积极在欧亚经济委员会推广建立合资企业的想法。特别是,根据欧亚经济联盟明斯克会议(20207月)的决定,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大型国有企业合作。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的这一战略方针能够带领国家走上可持续增长的轨道。

这不是您第一次提出与欧亚经济联盟主要参与者——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发展合资企业的想法,但它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愿望和实际步骤。

答:是的。同时,俄罗斯统治集团认为,全球治理体系应该变得更加公平,为此,俄罗斯当局呼吁建立以共同利益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新模式,主要是在欧亚经济联盟内部。这样的假设应该落到实处,而不是停在口头上,且联盟的发展前景正取决于此。

此外,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主席米哈伊尔米亚斯尼科维奇在不久前参加从复苏到可持续增长投资会议时表示,虽然2020年对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经济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但新的机遇正在为其增长敞开大门。他认为,这些机会将建立既能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又能吸引外部合作伙伴的新型高度竞争产业。

米亚斯尼科维奇说:我们非常注重打造技术链。过去,在进口替代计划的框架内,各经济体专注于自身能力,而现在,我们讨论的是,无论在哪个国家创造附加值,都要考虑到本地化。这为欧亚商品市场的形成打开了机会的大门。

换言之,欧亚经济委员会依靠的是国家参与的大企业,即建立强大的国有企业,在国家投资的帮助下实施长期项目。目标是逐步恢复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生产链。

现在是时候结束欧亚经济联盟的不平等,之前,在新世界秩序原则下,发展优先权仍被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这两个经济巨头占用,而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吉尔吉斯斯坦,仍然处于边缘地位。因此,我们仍然是俄罗斯劳动力的来源,这就导致了移民和社会经济的不稳定。

主要结论是什么?

答:在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需要一份协同一致、全面的周边国家发展计划,尤其是与中国接壤的吉尔吉斯斯坦,如上所述,这为整个联盟开辟了广阔前景。

当然,与此同时,吉尔吉斯斯坦政府需要积极参与地区发展,恢复地区实际生产。虽然当局正在朝着这一方向进行一些工作,但必须加快。

请谈谈与中国的合作前景,即发挥您在采访开始时谈到的桥梁作用。

答:我们要积极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毕竟,其核心正是实施联合投资项目,以提高参与国的竞争力和人民福祉。发展与北京的经济合作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利益并不矛盾,吉尔吉斯斯坦可以在这里扮演双方经济之间的桥梁。

众所周知,新的世界领导者——中国,已处于领先地位,成功地将战略规划和市场自组织、国家对银行系统和自由企业的控制、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所有权和竞争性经济部门的私营企业相结合。这种经济体制使世界经济的影响力中心逐渐从以前的霸权美国转移到中国。

一带一路项目之所以对参与者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它的原则是宣扬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相互尊重国家利益,互惠互利,严格遵守国际法。

如果从中国发展方式的主要内容和吉尔吉斯斯坦经济来看,可以找到基本的相似之处,这就使我们在一体化过程中具有优势。例如,我们都成功保留了国家对地下资源、能源设施和基础设施,即铁路和公路的所有权。吉尔吉斯斯坦拥有强大的国家水电站,是中亚的能源巨头,这些在苏联时期建成的水电站,不仅推动了国家的工业化,也推动了该地区的工业化。

得益于这些强大的水电站,在苏联解体后,我们没有出现无法对具有战略意义的经济和生活保障设施供电的灾难性情景。作为一种清洁能源,也是非常重要的能源,水电站仍在继续确保吉尔吉斯斯坦的能源安全。此外,水资源还可以通过建设新的水电站,使发电量大幅增加。

同时,国内的矿业(库姆托尔矿区和马克马尔矿区)也在发展,国家有可以用于实体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的黄金和外汇储备。如您所见,我们邀请投资者,并不是想让他们空手而归。

吉尔吉斯斯坦为企业发展和民主自由创造的良好条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不断发展的数字化正在切断腐败的供氧。

所有这些,再加上欧亚大陆便利的地理位置,使吉尔吉斯斯坦有机会将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和中国成立合资企业的计划提上日程。

但是,为此可能需要先转变思想。

答:的确。自获得主权以来,已经过去了近30年。终于是时候分析分析哪些做得比较好,哪些比较差,并总结经验教训。遗憾的是,我们没能保住机械制造、加工和纺织业、有竞争力的农业(生产细羊毛、烟草、肉类),毁掉了一家精纺厂、数家棉纺厂,砍掉了1万公顷的葡萄种植园,并放弃了用自产葡萄生产葡萄酒和白兰地产品的机会。独立共和国的首批统治者忘记了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能够改进、实施现代化改造、不断完善,一个正常的主人不会毁掉已建成的东西。

然而,传统、半成品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它们不仅得以生存,而且还能重新开始发展。例如,楚河河谷的食糖生产正在复苏,豆类出口增长,乳制品种类扩大……这种苦功夫在欧亚经济联盟的竞争巨头中闯出了自己的路。国家当前任务是摆脱现有生产水平,沿产业链逐步提高加工深度,并接近符合国家最大利益的最终商品。

因此,我们必须通过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建立合资企业的方式,向欧亚经济委员会提出吉尔吉斯斯坦大规模工业化的问题,并在欧亚经济联盟境内的生产园区内进行合作。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项目,建立合资企业,加强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与亚洲发展中国家——印度、伊朗等国的经贸联系。

我们朝这一方向走得越快,结果也就越好。如上所述,受这一流行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是经济与贸易和消费挂钩,并由移民侨汇注资的国家。也就是吉尔吉斯斯坦这样的国家。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