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评论 深度评论
中亚在地理上相距太远,对欧洲国家没有意义? 发布时间:    |   来源: 中亚研究所|   访问量:20  
    
阿尔多•费拉里,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所(ISPI)俄罗斯、高加索和中亚项目主管,意大利中亚和高加索研究协会(ASIAC)主席,威尼斯卡福斯卡里大学亚美尼亚文化、俄罗斯文化史、高加索和中亚史教授。

作为国际政治研究所(ISPI)俄罗斯、高加索和中亚项目主管,请您对该项目稍作介绍,您如何评价ISPI在中亚研究中的作用?

答:ISPI是意大利最负盛名、最古老的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所最近才开始研究中亚,刚开始的研究对象是俄罗斯和高加索。中亚是一种“新概念”,因为在意大利鲜为人知。每个人都听说过马可波罗和丝绸之路,但这是历史,现代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是在苏联解体后才开始为人所知。与该地区其他国家相比,哈萨克斯坦由于其能源、自然资源和信息的通畅性成为欧盟的优先合作对象,这一事实也限制了意大利对该地区的科学兴趣。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ISPI是意大利首个开始研究中亚国家的机构,期待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您在《俄罗斯的中心与周边:发生了什么变化?》一文中断言,苏联的民族政策对其解体和煽动后苏联空间的种族领土冲突产生了重大影响。是否可以说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沿岸)的领土问题和所谓的分离主义运动、乌克兰的冲突(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费尔干纳事件(飞地)、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苏联实行民族领土划界的结果,还是俄罗斯对其前殖民地外交政策的结果?

答:二者都有。苏联的民族划界政策画出了当前边界、成立了地方管理干部,优缺点兼具,但没有必要将其定罪。人民与各共和国之间的冲突早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存在,且俄罗斯在这些冲突中的作用显而易见——鉴于其大国地位,俄罗斯通过干预其他国家的内政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政治始终是复杂而微妙的,研究国际政治时不能听信花言巧语,要考虑到每个大国都在追求自己的国家利益。

2007年,您以中亚:意大利的作用和欧洲视角为主题进行了研究。您得出了什么结论,中亚在欧盟和意大利的外交政策中占据什么位置?

答:这是一份很老的刊物,在这之后,我几乎没有关于中亚的著作,因为该地区与意大利和欧盟的利益相距甚远。尽管我们研究中亚已有30年,但实际上没有具体成果,因为对欧盟来说,俄罗斯、中国和地中海国家至关重要。正是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使这块位于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地区具备了现实意义,现在,任何感兴趣的人只需要在地理地图上找到中亚即可。

在与我的导师瓦列里伊万诺维奇米哈伊连科共同研究欧盟与中亚的关系两年之后,我得出结论:欧盟在该地区的政策比中东、东欧和东南亚的政策更为被动。如何解释欧盟的消极态度?

答:原因有很多。您将欧盟看作一个整体,但作为生活在欧盟境内的意大利人,我对其作为政治组织的存在感到怀疑。欧盟是作为一个经济共同体而存在;在外交政策上,欧盟的存在受到其“门面”的限制。每个欧洲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也依此行事。欧盟的被动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您或许也知道,俄罗斯和土耳其在非常靠近欧洲领土的利比亚的军事力量。

但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因为欧盟的活动完全集中在经济和公共领域。欧盟不是一个强力(军事)组织,这一点也毫无疑问地反映在外交政策中。而且,如果欧盟对其边界附近(利比亚)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反应,那么对中亚的消极态度也就不足为奇。欧盟主要是一个经济联盟,而不是政治联盟。欧盟国家——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一向在有重大经济利益的地区和国家执行其外交政策。这种做法对欧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弱点和问题,在实施其政策时,不能等同于对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的做法。

欧盟的立场很明确,但是,为什么意大利几乎不参与任何大型区域项目?是对中亚地区没有兴趣?

答:因为该地区几乎没人了解,哈萨克斯坦是意大利人唯一知道的中亚国家。意大利石油和天然气公司Eni SpA在哈萨克斯坦运营多年;受自然资源和快速发展的市场的吸引,哈萨克斯坦的意大利投资人和商人也很活跃。而对能源资源很少或几乎没有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自然没有这种兴趣。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则是另一回事——罗马和塔什干之间建立了良好的旅游关系。

这是否意味着欧盟主要国家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特权关系和紧密经济联系可以用其资源来解释?

答:事实上,欧洲国家在哈萨克斯坦积极开展活动的原因之一,正是因其油气资源丰富。我并没有理想化纳扎尔巴耶夫,但在他的领导下,哈萨克斯坦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尽管疫情困难重重,但由于有能力与所有国家建立对话,哈萨克斯坦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前景。这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哈萨克斯坦政府比该地区其他政府更有效率。

欧盟与中亚国家有关的所有项目和战略都是以输出民主为基础,因此也是以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建立公民社会、发展言论和新闻自由为基础的。在您看来,在中亚国家与欧盟互动的这三十年里,是否实现了既定目标?

答:我认为,欧盟的做法不是很有用,尽管我很高兴欧洲早已存在民主、法治和人权。但欧盟并没有考虑到该地区的具体情况、历史、地理等因素。西方的空话太多。俄罗斯和中国在中亚更有效率,因为他们不关心民主、人权和法治。当然,民主是统治的最高形式,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道路。民主是无法输出的,每个社会应该自己决定自己需要什么。

许多外国分析家和政治学家认为,北京和莫斯科已经将中亚划分为势力范围,不允许其他行为体进入。您如何评价中国和俄罗斯在中亚的作用?

答: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不应忘记,我们所谈论的是主权国家,其独立性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现有的资源和财富。中国的重要性在于与所有中亚国家的巨额贸易,慷慨的贷款和大型项目的融资。俄罗斯在地区安全中的作用显而易见,俄语在中亚的重要性也仍然存在。

俄罗斯在中亚地区保留了一些以前的影响力,但与中国相比,它正在逐渐下降,因为莫斯科的经济地位提升太慢。这也阻碍了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实施。无论如何,俄罗斯是一个了解该地区微妙之处的强国,不像欧盟和美国。莫斯科和北京都明白,且都付诸实践,是好是坏另当别论,而西方国家不了解该地区,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对中亚没有负面影响,或者完全对中亚没有影响。

根据许多外国、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独立专家、分析家的说法,俄罗斯试图重建苏联,而欧亚经济联盟项目是该计划的一部分。您怎么看,您如何评估莫斯科在该地区的战略,可以说莫斯科仍然影响着这个被克里姆林宫视为是自己周边的地区吗?

答:莫斯科不想也不可能重建苏联,这是不可能的。这在30年前,苏联刚刚崩溃之后是可能的——莫斯科当时有机会建立一个新的联盟。现在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主权国家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独立。我认为,俄罗斯正在试图建立一个新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其中可能包括,如果不是全部,至少是一部分前苏联共和国。

欧亚经济联盟项目是该战略的一部分,但由于俄罗斯缺乏足够的力量和资源,其实施受到了限制。莫斯科在经济上无法支持苏联的重建,或者是形成一个超国家组织,尽管像欧盟这样不受意识形态束缚的组织对后苏联国家是有利的。然而,尝到独立滋味的民族“精英”们不会愿意与莫斯科分享权力。

另一个问题是,莫斯科在多大程度上将中亚视为其周边领土?在试图影响属于其战略利益地区的同时,莫斯科并未将中亚和高加索视为其周边地区。当然,也有激进派梦想复兴帝国,但现代俄罗斯政治是务实的,其目标是保留旧的影响力,但不是为了复兴帝国。克里姆林宫明白,俄罗斯的实力比中国和美国都弱,莫斯科在该地区的欲望受到其能力和资源的限制。

中亚国家是否应该联合起来,建立统一的经济和政治联盟?如果是,以什么形式,和哪些国家一道?

答:在当今世界,超国家结构是有需求的,所以中亚国家建立自己的联盟是有利的,但这是一项复杂的任务。欧洲在数十年后才建立了经济联盟。中亚国家将从任何一种联盟——欧亚或中亚联盟中获益,但现在形成联盟的可能性很小。主权国家首先要维持自己的独立和权力,而加入联盟则会剥夺它们至少一部分的独立性,这是任何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正是这种情况使超国家协会的成立变得复杂。

欧盟2019年对中亚采取新战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您如何评估其可能的有效性?

答:新战略的有效性与对中亚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中关键作用的认识有关。这是欧盟第一次认真思考中亚问题,因为对该地区的首个战略是在13年前通过的。但不应该对新战略的成就抱有期望,因为除了欧盟的财政部分外,什么都没有,而疫情使欧洲的经济形势变得复杂。当然,双方将举行各种会议,承诺提供支持,并提供一些援助,但由于欧盟在该地区没有重大利益,在政治上,欧盟是弱势的,且内部存在利益冲突,所以一切都将仅限于“口头支票”,缺乏具体行动。

欧盟目前正忙于解决内部问题。这是否会影响对中亚国家的外交政策,疫情将对欧盟的战略做出哪些调整?

答:我认为一切都不会改变,目前,欧洲内部问题很严重。因为欧洲国家,特别是意大利,均受到疫情重创。中亚在地理上相距太远,对欧洲国家来说没有意义,只有德国拥有必要的资源和政治意愿来发展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柏林会定期批评中亚政府,但绝大部分问题都被低调处理,所以我认为,能够对中亚,尤其是对其经济产生严重影响的是德国。




©版权所有:新疆中西亚经济信息交流协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 备案号:新ICP备16003913号